【将爱】还想怎么样,还能怎么样?

笑忘书10年前心情札记68

  2011年的情人节有点郁闷,因为我要上班……啧啧,还是实话实说吧,因为咱没情人可以一起过。偏偏从本报大样上可以看到情人节当天,一冤大头掏了几万块做的求婚广告,受刺激了,所以一过凌晨12点,就按捺不住,抛出了“这所谓洋节,只不过是男人破财、女人失身的借口……”的围脖,以示我内心深处的不满与嫉妒。
  2月14日这天,就像一位朋友说的,除非你不上网,不开手机,不看电视,还要不听收音机,要不非得忍受与己无关的“甜蜜”轰炸不可,真是的,你们甜蜜你们甜,你们烧钱你们high,跟我有半毛钱关系啊?总算熬到深夜,几个真假光棍,拿着一堆棍棍啃串串,喝茅台镇产的酒,醉驾同事十数万元新买的名车,莫名惬意,以至于这种没来由的兴奋感一直持续到现在,以至于今天围脖上有些发骚和躁动……其间还鬼使神差地组了个一男三女的《将爱情进行到底》的观影团。
  说到这电影,赶着去看的人,我想多是因为它带着咱们这批最老80后共同的回忆,如同《老男孩》一样,唤起我们一代人的共鸣。记得当年连续剧热播那会儿,我们正好高考完,一条腿跨进象牙塔,一条腿还留在纯真青涩的高中校园,那儿是我们这些早恋的坏学生情窦初开的地方,而即将要去的所在,又是那么神秘,让人向往得面红耳赤……要不你看杨铮、文慧,花前月下、球场上、地铁站里甚至老式的28自行车上,那如胶似漆、干柴烈火的,大学生活或许就是这样子。
  进了大学,人人都幻想着遭遇一场轰轰烈烈、浪漫唯美的爱情,男生就以为自己是杨铮,抱着把破吉他蹲在女生宿舍楼下自弹自唱,胆小内向一点的就躲在男生宿舍里糟蹋兄弟们的耳朵和睡眠。女生以为自己是文慧,白衣飘飘、欲拒还羞,扎着俩麻花辫,抱着几本莫泊桑、巴尔扎克,从图书馆走到教室、又从教室走到寝室,路过篮球场、足球场时反复流连,巴不得被球砸一下。
  倥偬间走向毕业,一对对露水鸳鸯,三五年水乳交融谈笑间灰飞烟灭。杨铮文慧这最让人羡慕的一对,不也劳燕分飞了么?转眼间又过了七八年,今天我们带着一点点坏坏的、躁动的心情走进电影院,也是想看看,12年了,他们再见还能怎样?会干些什么?还能走到一起吗?(心里或许又在假设着自己和自己当年那一位。)
  是的,我们看到了,12年后的杨峥和文慧,脸上写满了沧桑和风尘,再聚在一起谈情说爱,昔日的单车奔跑变成了如今车震床震,可是不得不承认,现实,正是如此,和这个时代一样。
  三个小故事,一个七年之痒之后的圆满,一个真正的现实,另外一个是不可能发生的虚幻。从北京的中产到上海的社会最底层再到浪漫之都的异域风情,不一样的故事同样都在努力地引起不同阶层、不同经历的人们最大的共鸣。当《等你爱我》的音乐适时想起,我分明看到有人在感伤拭泪,要不是旁边坐了3个美女,我也想假惺惺一下。
  可是,等你爱我只是一句12年前的痴人说梦,真正的结局往往不会是这样。12年后再相遇,可能你还爱着我,但是我却没有再等你,可能我一直在等你,但是你却已经不再爱我了。那些散去的人们,再也等不到了,那些曾经的爱情,还是留在回忆里吧。“我们都已经不是过去的我们了,还想怎么样,还能怎么样”。不仅是文慧和杨峥,也送给如今的我们。

相关文章

其实不想走……

马上就要离开生活了四年的武汉,心里难免有很多放不下,不仅仅因为这里给了我四年难忘的回忆,丰富的人生阅历,各种管用不管用的知识……更因为你要留在武汉!半年的时间不算长,也不短暂。要说的话什么事情都有可能...

顺其自然……

顺其自然……

       最近时常想起这个词,看似简单的四个字,其实蕴藏了很多哲理。“顺”是一种心态,我喜欢的那种无为、无欲、无求的心态,是好是坏,贫穷或富贵,幸福与痛苦都...

今天感冒了……

头疼、发烧、流鼻涕……一年一度的感冒终于来临。身体上是不舒服,不过心里还是暗自庆幸。如果换成你,一年之间大病、小病啥都没有是不是也挺可怕的?我的理解,病是人体排毒和发泄的一种方式。还记得去年也是这个时...

九江大桥,断了……

九江大桥,断了……

      还以为今天没什么采访,昨晚1点多才睡,闹钟设的9点,正好起床刷牙洗脸然后开始我的股市抢钱计划。谁知刚过8点就被主任的电话吵醒“快回来,有采访”。正百般不情愿地...

终于过了桩试……

        早上突然接到教练电话,说桩试提前了,今天就要考,虽然自认为已练得炉火纯青,还是心有惴惴然。等到下午进了考场,听着扩音喇叭里面高声喊着几号车身过线...

平淡……

生活原本平淡如水,爱情也是如此!激情过后终归柴米油盐酱醋茶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。当然,面对这种平淡我没有怨言。相反越来越适应,或许我天生一个顾家之人,或许因为我会在这杯中加几颗糖,添了味道又激起阵阵涟...